读帖:天意与美意my399.com

www.qy8.com

2018-10-27

  也只有那样一个兰亭了。

  是天意,也是应该有《兰亭序》了。 就是那样一个春日,不再来的春日。

  王羲之醉了,醉了随意写下《兰亭序》,正是因为随意才难再得。

抛却了书法的角度,《兰亭序》亦是绝好妙文。

在那里,你闻得见墨香、竹香,听得见溪水之响。 你甚至能闻到那三月里略微甜腻的空气味道,听到书法与文字交织在笔墨间,就那样缠绵着。   像一首逼人落泪的交响曲。 是老伶人醉后的亮嗓,也是一坛老酒的开封,让人有些慌张,有些苍茫。

突如其来的美,难以招架。 人在至美面前是张皇失措的……  千百年来,文人们顶礼膜拜、望而生叹。

李世民硬生生把它带到棺木中去——也好,最精美绝伦之物,命运也许就是消失。 那才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   但《兰亭序》花枝春满啊。

开合有度,气象万千,不可说的禅意。

每个字都是世故和练达,每个字都是中国文化的天意和美意。

越到年长,越喜欢读帖了——就让我直接与古人对话吧,跨越了千山万水的光阴,扑到这些古帖面前。 仿佛与久别的亲人重逢。

就这样面对面了,比任何画或文学描述更直接更坦荡。 让我回到千年前,做三月三绍兴兰亭的一阵风,被王羲之蘸了墨,一起写在宣纸上。

  永不可复制。

  永不可能再来。

  中国文人的梦在《兰亭序》中徘徊、停留,不愿醒来。

多一笔则多,少一笔则少。

不疾不徐。 徐徐地诉说、书写,骨子里怀着赤子之心,这是大情怀的中国文化,全在《兰亭序》里了。

  逸少本是龙,人间不留踪。 竹峰这样写道:“米元章以为跨上龙头了,岂料眼神不过,上了麒麟之背,赵孟頫以为跨上龙头了,岂料不过抓住了龙尾;杨维桢知道自己不是骑龙人,干脆找匹野马独行荒凉;董其昌游龙不成,索性戏凤……”竹峰是我小友,不过三十余岁,文字得了中国文人的水气,下笔有神。 王羲之写《兰亭序》,是佳人难再得。 每个字皆神来之笔,除却仰望别无选择。

  三月天读《兰亭序》会醉倒的。 手心会出汗,心里生出毛茸茸的绿意。 只想找个懂得的人,喝杯上好的龙井,就那样一言不发枯坐着。 可千万别说话啊,免得惊动了王羲之——他正写字呢,而你,正陪着他在那千古兰亭。

  这四个字美得神魂颠倒了,美得危险而料峭了。 甚至,让人暗生嫉妒了。 怎么就写在了一起?而且那么有真意,而且欲妄言,让人束手无策了,让人有些许的不快了——请允许我些许的妒意。   王羲之、王献之的文章收在《全晋文》里。 这些杂帖有着生动的日常大美,于繁琐的人间情意里,全是山水情长。 这正是二王可爱之处。

那些杂帖太好了,好得无法说出它的好——像爱一个人,爱到深处说不出他的好,就那样呆愣愣地看着人家发呆。 一腔子柔肠,四目秋水。 其中最好的,就是《快雪时晴帖》。

  中国书法的高明之处在于玄机、通感。

把你逼到无人角落里,你于孤独中欣喜若狂了,无意之间就通了,就停在春来江水绿如蓝里,就停在东风万里船了,而且不自知。

  想解释一下,却是漫漫虚空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  行书四行,28字。 “顿首,快雪时晴,佳。 想安善。

未果为结,力不次。

王羲之顿首。

山阴张侯。 ”那个叫张侯的人多么幸福,收到这封信札,想必也是赞叹的。 单从书法讲:墨清爽朗浓淡适宜,字疏字缓顿挫起伏,像京剧的流水板,时敛时放,入耳即化。

再从意境讲,快雪时晴四字足矣,那是一场衣襟飘飘的仙气,是中国文化的典雅清丽。

你看,中国文字多么奇妙,但糅合在一起就是禅意,是如何解释也解释不了的空灵。

  那份情致摇曳飘荡,端的是人间情意。

今年正月我去西双版纳,住光芒山。

早晨的光线如金子织线,一条条织在远山如黛和树林间,薄霭晨光中,春上漫步于林间,有鸟鸣,有翠绿植物,有薄雾,有不可说的玄妙与大美。

  我忽然想起快雪时晴帖,想起那轻盈、空灵。

乾隆“三希堂”它为首,并说“天下无双”。

天下无双是对的,独一无二的好东西从来都是天下无双。 且无知己,一帖孤独,支撑着书法里的精神与明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