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祥达根艺》——腾冲旅游的一张名片

www.qy8.com

2018-10-07

  【九龙网网络综合讯】 通讯员:吴仕平  王发祥,1971年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,现任腾冲《祥达根艺公司》董事长、总经理,中国民间根艺家协会会员,腾冲县民间根艺家协会主席,保山市民间根艺协会常务副主席、高级工艺师。   根艺界有句名言:七分天成,三分人工。 意思是说在创作中要尊重自然形态,顺势而作,巧妙施雕,人工的成分尽量减少,最后达到天然成趣的境地。

可是很多人都把它当作成法去套用,如果把这句话看作一个规矩,王发祥可算是既遵从又反对的代表了。

他认为根艺创作必须因材而定,不能生搬硬套。

他说:学艺离不开学法,但得法后尚需懂得随机应变,从中总结经验,然后自立新法,立后再破,破后再立,永无休止。   王发祥把根雕看作是戴着镣铐跳舞,材料决定着创作题材,形状适合什么就创作什么,与书画不同,不能主题先行。 尽管可以人为加工,但一刀一式都不可贸然行之。 往往一件作品的构思时间要远远长于雕刻的过程,他把这比作心雕。

面对一个枯朽的根材,他首先从一定的高度去审视、想像、确定主题,然后在心中将每个细节考虑进去,反复推敲,精心取舍。

如果是人物,更要审视材料的形状、纹理、色泽、疤节等,将脑海中的形象尽可能地去贴近自然。

每件作品都要从头考虑到脚,气韵贯通,而这种揣摩、取舍、推敲的步骤就是雕心。 一旦成熟,好似扎银针,一针中穴,全身皆麻。   王发祥介绍:雕刻的过程,无异于一个痛苦的历程,经常折磨得自己茶饭不香,有时达几周、几个月、甚至几年。   作品《丰碑》是他从一家根雕厂门口捡来的废料雕成的。

当时捡回三个竹根,另外两个他很快雕成苏武和钟馗,拿出去参展都得了银奖。

剩下一块腐烂、有疤痕和残缺的材料,他一时想不好,便放在案头。 做其他活儿时,每天看着。 徒弟劝他,有那么多好料,干嘛留这个废料呢扔掉算了。 王发祥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瞟上几眼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。 转眼两年过去了,竹根渐渐开始变色,灰尘也落了一层又一层。 这期间有好多作品雕刻出来,拿出去参展获了大奖,而那块废料还静静地躺在案头。   终于有一天,火候到了,心雕的大餐该出炉了。

当时正赶上腾冲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他从电视中受到启发,脑海中闪出一个轮廓。

竹根的尖端恰似头盔,压扁的部分不就是战士受伤的半边脸吗疤痕分明是伤口,一个阵亡将士的形象立刻浮现在眼前。 一块压了自己两年多的材料,马上在脑海中清晰起来。 他抓住灵感,挥刀下凿,一气呵成,竹根雕《丰碑》在煎熬了两年后终于诞生。

他说取这名字寓意有三:一是抗日救国战争胜利丰碑;二是阵亡将士精神丰碑;三是希望作品丰碑。

有专家对作品评价道:有古希腊的悲剧味道,很壮美,震撼人心,且具有腾冲抗日战争胜利的代表性。   我们很难看到王发祥构思和创作的状态。

一段湖南卫视的视频给他启发了他雕《千手观音》时的灵感,只见他端详半天一块遒劲扭曲的香柏树根,翻过来调过去地看,一脸沉思的神情。

一会儿,他拿起工具,成竹在胸地尽情挥洒,随着工具的移动,碎屑纷纷落下,经一番凿、铲、修后,人物脸部轮廓显现出来,整个开脸的过程显得痛快淋漓。 王发祥感慨。   青瓦粉墙的《祥达根艺馆》如同一块满载艺术符号的飞毯,悄无声息地飘落在腾冲县腾越古镇,给这里增添了几分艺术的装点,如果把它和这个时代联系起来,它将使转身后的王发祥迎来一个后艺术馆时代。

  只有初中文化的王发祥信奉老庄哲学,推崇天人合一的理念。 他平时喜欢吟诗,以此来抒发胸臆,启迪思维。 对根艺创作,王发祥提出雕而不雕,不雕而雕的理论,深得业界肯定。

  曾经有领导参观王发祥的《祥达根艺馆》后评价道:王发祥的作品具有国际大师的风范,每件作品都是一个故事。 我看过很多根雕和民间艺术,你是我看到的最好的。

艺术最怕匠气,你的作品脱离了匠气,而且很有文化内涵,更有腾冲厚重的文化底蕴。

  《祥达根艺馆》交流热线:13887803616(王发祥)。